首页 »

跨越千里,上海医疗专家与老区人民牵起“瑞金”情缘

2019/9/20 17:03:53

跨越千里,上海医疗专家与老区人民牵起“瑞金”情缘

这一次,是两家“瑞金”相隔十年的再次携手。双方在十年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援助江西省瑞金市人民医院协议书》的基础上签署补充协议和备忘录,期待就此建立沪上三甲医院与外地基层医院间长期稳定的对口支援与协作关系。

 

“在中国,叫瑞金的医院可能只有我们两家,这是多么奇妙的缘分啊!”4月25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协作医院”的崭新标牌终于悬挂在了江西省瑞金市人民医院的门诊大楼前,该院院长谢小东的这一句话,赢得了在场数十位江西、上海医生的掌声。来自上海瑞金医院的近20位专家经过一整晚的航班延误与舟车劳顿,为江西瑞金医院带来义诊与学术讲座等帮扶活动,这座60多万人口的赣南小城,在一夜大雨后绽放出灿烂阳光。

 

这一次,是两家“瑞金”相隔十年的再次携手。双方在十年前《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瑞金医院援助江西省瑞金市人民医院协议书》的基础上签署补充协议和备忘录,期待就此建立沪上三甲医院与外地基层医院间长期稳定的对口支援与协作关系。“十年前,百年瑞金走出上海,来到革命老区服务红都人民;十年后,我们欣喜地看到,医院总体医疗水平已经有了很大提升,下一步我们会继续在深化公立医院改革、强化基层医疗服务等方面合作实践,让老区群众享受到更优质的医疗服务。”上海瑞金医院院长瞿介明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瑞金医院工作人员透露,本次江西瑞金行是今年全国义诊首站,接下来还将赴多地的老少边远地区进行医疗扶贫。

 

花甲房颤患者“没想到能去上海看病”

 

上午9时,门诊大楼、综合住院大楼内,上海瑞金的专家们分别坐镇内分泌科、呼吸科、心胸外科、普外科、放射科、儿内科、肿瘤内科、心内科、骨科、妇产科、消化内科、肾脏内科和生殖医学中心等开展义诊,护理部、药剂科与放射科专家则同步为当地医护人员开展了学术讲座与教学查房。

 

“我听说今天上海的专家要来,特意赶早过来看病。”61岁的王女士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她最近常感觉心慌,稍微做些体力活就有明显气结等症状,上周在瑞金医院的药物治疗并没有明显改善。

 

上海瑞金医院心内科副主任吴立群仔细查看了王女士的病历与检查报告,并进行了详细问诊,“我判断她是持续性心颤,虽然现在处于发病初期,但已经出现了心衰症状。如果不及时治疗,可能会发生心衰、中风等情况,乃至危及生命。”可是,江西瑞金医院尚没有条件对此类疾病实施有效手术治疗,吴立群给出建议:先在该院进行药物抗凝治疗,3周后,可通过绿色通道直接转院至上海瑞金医院接受房颤导管消融手术。“要不是吴主任解释了病情,我还不知道病情这么严重。”王女士连声感谢,“以前从来没想过能去上海看病,这次义诊真的帮了大忙!”

 

儿内科主任许春娣在江西瑞金为患儿义诊。

 

突然“瘫痪”的男孩原是罕见病患儿

 

12岁的男孩小宽上周一早起床后,突然无法站立行走。下午,父亲抱着他来到了江西瑞金医院。检查后发现,小宽的血钾只有2.6,远低于正常值。补钾治疗后,小宽的症状很快得到了缓解,可是为什么孩子突然会发生这种情况呢?

 

小宽的父亲很着急,当地医生告诉他,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但有两项检查医院不能完成。没有得到明确答复的小宽父亲更加郁闷,不查明病因,难道健康活泼的儿子之后还可能突然瘫在床上?

 

在医生的建议下,小宽父亲带着儿子来到了义诊现场。儿内科主任许春娣仔细询问诊疗后发现,小宽双下肢乏力的情况其实已有两个月左右,“之前孩子也有无法站立的情况,但休息后就能自行恢复,家长也没有引起足够重视,这次发病比较严重才前来看病。”

 

初步检查后,许春娣确认了小宽低血钾的症状,并向其父亲解释了这种疾病的情况,“这属于低钾性麻痹症,内分泌、神经系统、肾脏等方面的功能异常都可能会引发该疾病。”小宽父亲迫切地希望能够找到病因,于是在许春娣的安排下,第二天,小宽一家就坐火车来到了上海瑞金医院,“我们与后方科室取得了及时联系,确保有床位并做了相关诊疗准备。”她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

 

下午,小宽住进了上海瑞金医院儿科病房。检查排除了其神经系统、肾小管、肾上腺等功能异常,医生凭借丰富的经验,最终确认小宽患的是非常罕见的Graves病(毒性弥漫性甲状腺肿),甲亢是其表现形式之一,同时,此病常合并有周期性低钾性麻痹。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了解到,目前小宽已开始接受抗甲状腺药物治疗。

 

老朋友依旧“叫得出名字”

 

据了解,本次义诊中,各科室专家共为200余名患者进行了诊疗与咨询,其中也不乏“故地重游”者。上海瑞金医院北院副院长、心胸外科主任医师陈海涛回忆道,当时的情景还历历在目。

 

“那次来是2月,天气还有些冷,义诊活动在医院的广场上举行,吸引了很多市民前来。”陈海涛告诉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患者“紫娃”就是在那时遇到的,“他在人群中特别醒目,由于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全身皮肤发紫,他的母亲带他跑遍了厦门、南昌、广州等地的大医院都治疗无果,几乎绝望了。”

 

那一次,陈海涛和几位医生将他带回了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经检查,“紫娃”是法洛四联症(先心病中的一种)患者。手术治疗后,“紫娃”恢复了健康,如今已是20多岁的健康小伙,并且即将走上工作岗位。

 

“十年后再次来到老区,瑞金的同道和百姓依旧热情。”陈海涛感慨万分,“这里盖起了新的门诊大楼,硬件配套设施也有了明显改善,十年前见过面的老朋友们,依然能够叫得出名字、记得住科室。”不过,他也坦言,老区医疗水平还有很多薄弱的地方,“当地医疗需求缺口仍很大,今后在交流、帮扶过程中,我们还有责任为他们的发展尽一份努力,让老区百姓的健康得到更好保障。”

 

图片来源:黄杨子 摄  图片编辑:苏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