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从 “三转一响”到“互联网+”,自行车载着中国的两个时代

2019/9/21 1:46:29

从 “三转一响”到“互联网+”,自行车载着中国的两个时代

从 “三转一响”象征家庭财富的“四大件”,到“互联网+”融合分享经济发展的新范式,自行车载着中国的两个时代。

 

中新社记者 杨可佳 摄

 

随着“嘀嘀嘀”的开锁声响,小高用手机为父亲老高“扫开了”一辆共享单车。

 

这是从事自行车运动管理近30年的老高第一次骑共享单车,在他眼里,小高只用一台智能手机就能开锁“别人家”的自行车,多少有点不靠谱。

 

在老高刚参加工作的1980年代,自行车是普通中国家庭出行的主要交通工具,拥有一辆自己的自行车更是不少年轻人的梦想。

 

到了小高参加工作的2016年,街头巷尾开始逐渐出现各式共享单车,城市交通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得到有效解决。

 

从 “三转一响”象征家庭财富的“四大件”,到“互联网+”融合分享经济发展的新范式,自行车载着中国的两个时代。

 

“自行车王国”的第二春

 

老高边骑共享单车边和小高讲起自己年轻时的故事。

 

1981年考上大学后,老高拥有了人生中第一辆属于自己的自行车——黑色“二八车”。

 

资料图。中新社发 贾国荣 摄

 

这款28英寸的永久牌自行车是老高的父亲用3个月的工资和托关系换来的票证买给儿子的高考礼物,老高从大学一年级骑到小高上小学,一骑就是13年。

 

1980年代,中国的自行车生产总量长期高居世界第一,并因此和自行车人均保有量世界第一的荷兰同时享有“自行车王国”的美誉。永久、飞鸽、凤凰等国产自行车品牌不仅受到百姓喜爱,还曾作为国礼被赠予外宾,可谓引领一时风尚。

 

资料显示,1983年全国自行车实际产量达到2758万辆,1986年更超过3229万辆,生产速度超过每秒一辆。80年代末期,千万人口的北京自行车保有量超过800万辆,几乎达到“一人一车”的饱和状态。

 

每日早晚高峰,数以万计的自行车在北京街头驶过,因彼时国产自行车多为黑色,这一壮观景象被形象地称为“黑骑大军”。

 

从1990年代起,随着进口山地自行车逐渐走俏,国产自行车的产量开始下滑。2001年,中国加入国际贸易组织后,进口汽车销量逐年攀升,国产汽车制造业亦在竞争中迅速崛起。

 

资料图。中新社发 宗金柱 摄

 

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在2009年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汽车消费市场。2016年,中国汽车市场销量更高达2802.8万辆,同比增长13.7%,连续八年蝉联世界第一的桂冠。

 

汽车消费市场的蓬勃发展使中国“跑步进入”汽车时代,中国家庭的自行车保有量和使用率难现昔日辉煌。自行车,这一在中国家庭最早普及的大众出行工具正逐渐转变成少数骑行爱好者的小众运动。

 

近年来,老高作为省级自行车运动管理中心的领导,见到过的各式自行车不计其数。但在他心中,那辆“老二八”才是最好的自行车。如今,“黑骑大军”这一曾经的风景线早已尘封在胶片与记忆中,取而代之的是共享单车带来的“彩骑大军”。

 

中新社记者 侯宇 摄

 

各品牌共享单车的颜色种类丰富,从橙、黄、蓝、绿到彩虹色,再到“土豪金”,引得网友感叹“留给共享单车的颜色不多了”。

 

交通运输部运输服务司副司长蔡团结日前表示,全国已有共享单车运营企业30多家,累计投放车辆超过1000万辆,注册用户超1亿人次,累计服务超过10亿人次。

 

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今年一季度全国两轮脚踏自行车产量同比增长17%,很多传统自行车厂商又重新进入了忙碌的生产状态。

 

老高骑着那辆“别人家”的车,眼前驶过色彩斑斓的各式共享单车,不禁对小高感叹:“‘咱们‘自行车王国’的第二春要到了!”

 

两个轱辘一个梁,新的“弄潮儿”

 

比起副驾驶,很多人都坐过一个更温馨的座位:自行车后座。

 

虽然不加坐垫时会有些硌屁股,但是那段关乎爱情、亲情的回忆却弥足珍贵。

 

在自行车全盛时代,国际视角的中国印象,都少不了满街的自行车。

 

20世纪70年代,老布什任美国驻中国联络处主任期间,和夫人芭芭拉经常骑着自行车穿行于北京的大街小巷,被誉为“骑自行车的大使”,为发展中美关系做出很大努力。若干年后,当老布什以总统身份访华时,收到的特殊国礼也是“飞鸽”自行车。

 

然而仅仅过了十几年,九十年代的自行车就由盛转衰。原因是:被摩托车、电动车、小轿车三巨头取而代之。

 

比如当年群星璀璨的《有话好好说》中,蹬着自行车的赵小帅,被开着奔驰的情敌、夜总会老板刘德龙带人一顿痛揍。

 


电影《有话好好说》中,赵小帅和安红的单车戏

 

这个时期,骑行的行为范围大幅缩小,大致分为:大学生校园内课室至宿舍往返、中小学生上下学、农民短途出门、工薪族上下班及买菜等工薪阶层使用载具。

 

自行车的主人脸上不再是傲气和洋气,更多的是奔走于生活中的一种疲态。

 

渐渐地,人们又怀念起自行车的便利、自由。近五年,北京、杭州、武汉、广州等城市,大力投入公共自行车项目,倡导绿色、低碳慢行公交理念,建设公共自行车租赁系统。

 

尤其近一两年,随处可见的“小红车”、“小黄车”等,也在市场上拼得火热激烈。

 

图为整齐停放的“7号电单车”。中新社记者 张道正 摄

 

共享单车红了。一时间,在大城市拥堵的街头,骑着辆亮色单车兜兜风好像成了桩赶时髦的事儿。

 

这是一张最生动的名片,自行车洪流绵延无尽、滚滚而来。

 

蔡团结认为,共享单车服务极大方便了公众短距离出行和公共交通接驳换乘,在更好地满足公众出行需求、有效解决城市交通出行“最后一公里”问题、缓解城市交通拥堵、构建绿色出行体系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推动了分享经济的发展。

 

张浪 摄

 

今年是恢复高考40年,遍布中国城市大街小巷的“共享单车”进入今年高考语文作文题。

 

“共享单车”和“一带一路”、“大熊猫”、“广场舞”等成为今年全国卷一的作文题关键词,要求学生选择两三个写一篇文章帮助外国青年读懂中国。

 

与以往的作文题相比,今年的作文题明显更贴近生活、贴近时代。江苏卷“车辆与时代变迁”,从侧面更能体现共享单车这个“弄潮儿”的影响。

 

在新经济浪潮的席卷下,只有牢固树立和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的产业模式,才能在优胜劣汰、大浪淘沙的历史进程中脱颖而出。充分利用大数据和“互联网+”技术,倡导绿色出行的共享单车正是在此进程中应运而生,如同“弄潮儿”般站立在新经济时代的“潮头”。

 

“野蛮生长”后的规范化

 

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分享经济”一词连续第二年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共享单车作为分享经济的典型范例亦出现在各大媒体的镜头中。

 

国家的高度重视和市场的巨大潜力在促进共享单车产业链高速运转的同时,也带来了资本逐利对该产业的负面影响。各大共享单车品牌先后完成大量融资,单车投放量不断增长,但“野蛮生长”之后,监管缺位所造成的秩序混乱、恶性竞争、资源浪费等问题日益凸显。

 

中新社记者 崔楠 摄

 

《人民日报》6月22日头版刊登题为《新业态不可染旧习》的文章,指出“今年全国预计投放近2000万辆单车,如果全部报废将产生废金属近30万吨,相当于5艘航空母舰结构钢的重量。”如此数据并非耸人听闻,而是对共享单车遭破坏严重、报废率高等现象的警示。

 

文章提出,“创新带来红利,也要警惕浪费旧习的侵蚀”从企业到政府、社会各方共同努力,建立有效的分类与回收机制,打造新兴业态资源回收再利用的完整闭环,才能让新业态展现新生态。”

 

共享经济让我们回到了原始社会以物易物的本初状态。

 

而中国作为曾经的自行车大国,经济发展的这若干年里,也有过暴发户似的攀比私人车的行为。今天终于再次有人以骑自行车出行为美,看到朋友圈那些晒自己骑小红车、骑小黄车的小伙伴,这真的是一个国家的进步。

 

又是“嘀嘀嘀”的一阵声响,老高自己动手锁上了原以为不靠谱的共享单车。

 

小高一路上的介绍让老高对共享单车充满了兴趣和期待,他决定在自己的手机上也下载一个共享单车的App。随时随地有车骑的老高不必再担心自行车被盗,这种感觉让他想起了那个“二八车”载着的淳朴时代。